北京时时彩每天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02468=345 北京时时彩5星平刷 北京时时彩怎么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公式 pc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规律时间表 北京时时彩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查询表 北京时时彩官方 如何买北京时时彩 北京时时彩赛车公式 北京时时彩具体玩法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彩经

“全面二孩”放開后生育率不及預期,二娃醫藥費報銷成問題

2019-04-19 13:42 編輯:TF010 來源:北京晚報

從二娃呱呱墜地到年滿十八周歲,職工父母每年可以從單位申請的醫藥費報銷額度是多少元?對于80后的父親史先生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是零。而對于楊女士來說,有了二娃后,連老大的醫藥費報銷也無法再享受。2016年,國家實施“全面二孩”政策,鼓勵年輕父母們多生育。三年過去了,生了二孩的父母們發現,諸如子女醫藥費報銷等配套措施卻依然未能跟上。

王晨瑀 制圖

■生了倆藥費報銷只給一個

嚴格說來,北京市民史先生屬于響應國家生育號召而走上二孩之路的80后父母。2016年北京市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后,史先生夫婦一商量,決定要個老二。“一方面是覺得獨生子女太孤單,兩個孩子的話可以互相陪伴著長大,另一方面是覺得既然國家鼓勵生育,那支持政策總不會少,咱也能搭上點政策的春風。”史先生說起當初的考慮。

2017年,老二呱呱墜地。在體驗了再為人父的喜悅后,史先生發現在大城市養娃的成本不低,壓在身上的經濟擔子著實不輕。其中一項成本,就是孩子看病的支出。“孩子小的時候是經常要去醫院的,一年下來怎么也有個七八趟。去一趟醫院,少則300元,多則上千元。”史先生舉例,小朋友誤吞棗核掛急診,光檢查費用一次就得500元。“我們粗略算過,有了老二后,倆孩子一年的醫藥費花銷至少在5000元。”

史先生所在的單位是有職工子女醫藥費報銷制度的,以前只有老大的時候,他就曾辦理過報銷申請。“老二看病的錢,是不是也能報一部分?”帶著多報一點兒的期待,史先生來到相關部門,得到的答案卻令他失望。根據單位的政策,如果是獨生子女的話,父母雙方單位可各報銷一半醫藥費;如果是二孩的話,每個孩子各報銷一半醫藥費,可以選擇父母雙方任一單位進行報銷。

也就是說,像史先生這樣的情況,老大的醫藥費最多只能報銷50%,老二的醫藥費同樣最多報銷50%。“二分之一加上二分之一,不還是等于一?不管你生了幾個,醫藥費報銷都按一個來。”在史先生看來,這樣的規定和鼓勵生育的大政策似乎并不協調。

■有了二娃后一個都不能報

國家自2016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當年,全國出生人口為1786萬,比2015年多出生131萬人,成為2000年以來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記者身邊的許多70后、80后父母,也是在2016年邁入了“再生一個娃”的行列。2016年至今,三年過去了,不少二孩父母發現,有些配套措施還是跟不上現實。

北京市民楊女士同樣也有醫藥費報銷的煩惱。“我家老二自出生后就挺皮實的,很少去醫院看病,所以兩歲前也沒想過醫藥費報銷的事兒。”楊女士說,近期因為氣溫忽冷忽熱,兩個孩子先后感冒發燒,跑了不少趟醫院,花了不少醫藥費,這才讓她想起去單位咨詢一下子女醫藥費報銷的問題。結果,一咨詢才知道,因為家有二孩,單位不僅不能給楊女士報銷老二的醫藥費,連老大的醫藥費也不允許報銷了。

“我得到的解釋是,目前的職工子女醫藥費報銷制度針對的是2016年3月之前出生的獨生子女,而2016年3月后出生的二孩如何報銷醫藥費,目前還沒有明確規定。”在楊女士看來,盡管原先每年1000元的醫藥費報銷額度并不多,但它表達的是國家鼓勵計劃生育的態度。“如今,既然鼓勵大家生二孩,配套措施怎么遲遲跟不上呢?”

■生育意愿為什么不如預期

放開“全面二孩”政策出臺后,和專家們預期中轟轟烈烈的“生育潮”大相徑庭的是,短暫增長了一年后,出生人口的增勢便戛然而止。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字顯示:2016年比2015年多出生131萬人,成為2000年以來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2017年出生人口1723萬人,比2016年減少63萬。2018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比2017年又減少200萬人,10.94‰的人口出生率也創下1949年以來的歷史最低值。未來局勢同樣不容樂觀。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聯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的《人口與勞動綠皮書:中國人口與勞動問題報告No.19》里就提出,21世紀上半葉中國最大的人口事件莫過于人口負增長時代的到來。

為什么年輕人不愿意多生娃了?面對生育率遠不如預期的現實,專家們多將分析落腳于兩點。第一,是政策決策者和生育群體思維方式的差異。改革開放40年,除了經濟大發展之外,也帶來生育觀念的改變。部分年輕人已經不認為孩子多了是一件好事,在觀念上對生一個孩子或者不婚、裸婚都更加包容。第二,則是一二線城市包括房價、教育、醫療支出等因素導致的高養育成本,也使得生育意愿下降。

“父母老是勸我們再生一個,說他們愿意幫著帶娃,可再生一個豈止是帶娃這么簡單的。”80后的媽媽小波就告訴記者,雙方父母勸她生二娃已三年,可直到今天,她還沒做好要老二的心理建設。

“就不說買兩套房子的事情了,光是孩子的教育支出,就是相當大的一筆開銷。”小波給記者算賬,僅僅是給上幼兒園的兒子報興趣班,一年的支出就達到1萬元。“可你知道嗎?我家兒子在班級里算是參加興趣班最少的。舞蹈、英語、跆拳道、溜冰……班里好多孩子一個人能上五六門興趣班,有時候也會逼得我思考,是不是還得再報一兩個,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看病難、看病貴,同樣也是年輕父母們不輕的負擔。“每次帶娃去兒童醫院看病,那人山人海的,光排隊就得耗上半天。”80后的北京媽媽小航去年剛生下老二,孩子的一場肺炎,就花掉了5萬元。

■期待配套政策趕緊出臺

記者查詢發現,目前北京市關于職工子女醫藥費報銷的規定,只出現在2016年3月通過的《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修正案》。其中第十九條提到,已經獲得《獨生子女父母光榮證》的夫妻,憑證享受的獎勵和優待中就包括“獨生子女的托幼管理費和十八周歲之前的醫藥費,由夫妻雙方所在單位依照有關規定報銷。”不過,對于二孩父母,并沒有具體規定。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北京也有單位主動修訂了和二孩有關的相關政策。在某事業單位上班的宋女士就告訴記者,去年他們單位就修訂了子女醫藥費報銷制度,無論是家有一娃還是家有二娃,每個孩子都能享受“每年最高1000元”的同等政策。“其實,單位里真正生了二孩的人很少,并不會增加太多的員工成本。”

“要想調動80后的生育積極性,光喊口號是沒有作用的,各種配套措施和配套政策都得跟得上才行。”史先生和楊女士都向記者表達出了同樣的想法。

當然,對于配套措施的期待不只是北京的二孩父母才有。2018年,全國多個地方也出臺了多項鼓勵生育的政策,但主要集中在延長產假、生育補貼等方面,仍屬于“小恩小惠”。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梁建章也提出,對于普通家庭來說,如果不通過財政補貼的手段降低生育成本的話,人們的生育意愿是很難提升的。

 

 

來源:北京晚報 趙瑩瑩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北京时时彩的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时时彩每天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02468=345 北京时时彩5星平刷 北京时时彩怎么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公式 pc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规律时间表 北京时时彩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查询表 北京时时彩官方 如何买北京时时彩 北京时时彩赛车公式 北京时时彩具体玩法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彩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