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时彩每天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02468=345 北京时时彩5星平刷 北京时时彩怎么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公式 pc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规律时间表 北京时时彩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查询表 北京时时彩官方 如何买北京时时彩 北京时时彩赛车公式 北京时时彩具体玩法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彩经

音樂人陳偉倫將傳統與現代融合 用音樂解讀宋詞更重神似

2019-04-24 09:32 編輯:TF017 來源:北京晚報

音樂人陳偉倫近期登上了《經典詠流傳》的舞臺,用前衛的電子音樂結合中國傳統的琴瑟、鼓以及西方流行音樂、古典音樂中的樂器,呈現了一首以宋代詩人陸游《書憤》詩為詞的歌曲作品。從2014年創立音樂品牌“新樂府”,陳偉倫就開始嘗試用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相融合的手段進行音樂表達了。

袁新雨


近幾年,陳偉倫不但為其他音樂人制作音樂,同時還創作了很多以古詩詞為內容的歌曲進行演唱。從幕后走到臺前,陳偉倫將自己對音樂的思考融入其中,而在制作、演唱音樂作品的過程中,他也在找尋著自己對于中國音樂的定義。

用傳統音樂元素實踐創作

琴聲深沉,瑟聲鏗鏘,琴瑟和鳴之下,具有前進感的鼓點進入。演奏鼓點的樂器既有西洋打擊樂中的爵士鼓,也有中國大紅鼓。鼓點帶來了動感,陳偉倫站在舞臺中央,手在空氣中敲擊著鼓點,把自己融入到這段音樂當中。

舞臺是《經典詠流傳》的舞臺,陳偉倫正在演唱的是自己作曲、編曲,以宋代詩人陸游《書憤》詩為詞的歌曲《鐵馬秋風》。不遠處,古代樣式的幾案上放的是采樣器、電腦等現代化電子樂器,陳偉倫把電子音樂和宋詩結合在了一起:電子音樂極具風格的音色以及具有緊張感的節奏型將《書憤》中世事的艱難、國家半壁江山的情景以及詩人收復失地的抱負無從施展卻已年邁的幽憤之情烘托得恰到好處。

這首歌的制作過程也讓陳偉倫收獲良多。在以《書憤》為底本創作《鐵馬秋風》之前,陳偉倫本想選擇宋代詞人辛棄疾的《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但因為這首作品被別人選走了,陳偉倫便選擇了與之在情感狀態上有相似之處的《書憤》。

為了找到詩中蒼涼、厚重而又熱血的感覺,陳偉倫嘗試了很多中國樂器,但都覺得“不搭”,直到他看到了電影《影》中“琴瑟和鳴”的概念,才想到可以用琴與瑟的合奏來找到這種感覺。琴是君子之樂器,自古凡有君子之名者都通此物。相較于瑟,古琴演奏者還多一些,較為好找,為了找到瑟的演奏者陳偉倫費了很大力氣。最終,他在河南博物院的華夏樂團找到了合適的演奏員,也在與演員的交流中加深了對琴瑟的了解。這一尋找、學習繼而創作的過程也被陳偉倫視為對自己的一種提升。為了紀念這次表演,陳偉倫還將《鐵馬秋風》和《破陣子》放在一起,做了一張EP專輯準備發行。

《鐵馬秋風》并不是陳偉倫將中國傳統音樂元素與現代音樂進行融合的第一次嘗試,早在2014年,陳偉倫就作為音樂總監創立了音樂品牌“新樂府”。在“新樂府”的首次亮相中,陳偉倫制作的《幽游》就是將昆曲、搖滾以及古箏、冬不拉等音樂形態和樂器融合的產物。時隔五年之后,陳偉倫對使用中國傳統的音樂元素進行創作又有了新的認識。

陳偉倫說,有一位學習昆曲的朋友曾告訴他,自己初學《牡丹亭》中“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的這一句念白就學了很久很久。每一個字的發音、腔調、節奏、氣息、表演,劇中杜麗娘此時是何種情緒等都可以通過這一句而窺斑見豹。這深刻地啟發了陳偉倫,他意識到中國傳統音樂、傳統文化中那些獨特的美感中,還有許多值得深入學習和發掘的寶藏。

所以,當陳偉倫回顧“新樂府”、《鐵馬秋風》以及他以宋詞為基礎制作的作品集《念思愁》的時候會說:“其實鉆進這塊之后,我越來越覺得之前的想法都有點大。以前想要發揚傳統,或者是‘把自己祖宗的東西拿出來’,現在會覺得這種想法‘虛’,過于責任感的口號往往會限制思路;其實這些本就是中國做音樂的人應該研究的,我想做的不僅僅是發揚傳統,而是創造屬于當下的中國流行音樂。這些僅僅是我的創作實踐活動。”

之所以選擇依據宋詞進行創作,陳偉倫坦言自己此前做過很多電影音樂,或者為其他歌手擔當制作人,但是自己創作并演唱的歌曲并不多,“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我真的不太會寫詞”。陳偉倫也希望能用歌曲找到一個更直接的方式來表達,正在為此“惆悵”時,他讀到了很多唐詩、宋詞,還研究了有關詩詞的資料。他發現“可以以古詩詞作為詞來演唱”,由此便有了他以宋詞為藍本創作的作品集《念思愁》。

用音樂解讀宋詞更重神似

這張作品集中的作品有以范仲淹《漁家傲·秋思》為詞的同名歌曲作品,也有分別以李清照《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聲聲慢·尋尋覓覓》為詞的歌曲,還有為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所創編的曲目。

在《漁家傲·秋思》一詞中,詞人范仲淹以遠赴西北邊陲鎮守之機,借著所見的迥異秋景開始感懷。天邊南飛的鴻雁、四周吹響的哀婉號角,還有隱藏在峻嶺之中的孤城里升起的長煙。夕陽西下之時,這些景象都勾起了詞人的思鄉情愁。為澆此愁,詞人飲一杯濁酒,卻發現家鄉當真是萬里遙遠,外患未平,更不能回鄉。愁思漸濃,又響起悠長哀怨的北地羌笛之聲。此夜終難眠,白發的將軍還有其他戍邊的士卒也都流下眼淚。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混合了離家萬里、困守異鄉、秋來景煞以及長煙日暮情境的詞作所蘊含的情感層次是很豐富的,可供選擇切入的層面很多。陳偉倫在他歌曲的一開始選擇了帶有悲涼色彩的旋律,之后用帶有動感的鼓點推動,在副歌中加入了來自南美的雷鬼音樂的節奏。之后又用彈撥樂器渲染異域風情,歌曲的最后一分半鐘,陳偉倫沒有用人聲,而是用彈撥樂器以及小號演奏旋律。彈撥樂器聲音的線性質感同小號組合出的圓融音色拉開了空間,使人仿佛置身遼闊的邊疆。

陳偉倫在樂器的選擇上很大膽,在副歌中加入了雷鬼元素則是因為他想借此“打破邊界,從而表現軍人在貼近異域邊境上的感想”。可以說,這樣的創作理念更重神似,而非形似。一般來講,宋詞對于情感的抒發更為直白,會讓人為其貼上“抒情”的標簽。陳偉倫的很多作品中沒有采用傳統意義或大眾普遍認知的抒情的音樂形式,反而使用了很多具有方向性和內在動力的節奏型,讓歌曲更富動感。

陳偉倫對此的解釋是,某種程度上說,大眾對“抒情”的認知太過單一了,抒情不應該是“緩慢”。歌曲《念奴嬌·春情》中,陳偉倫還特意找人學習了古音,在部分演唱中用了類似于吟誦、念白的形式。陳偉倫覺得,作為婉約詞派代表的李清照的作品其實很豐富,不僅是在抒情,其中的很多內容其實是彼時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例如其《如夢令》中的“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等句,其實就是彼時出門游玩的情景;而在李清照晚期的作品中,不乏“生當作人杰,死亦為鬼雄”的鏗鏘句子,陳偉倫將此類句子喚作“對社會和國家的思考”。

中國音樂的特質不應表象化

工作原因,陳偉倫經常出差,也走過很多云貴、內蒙古、西北等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他說這些地方經常會有“很多沒聽過的東西直接打動你”。曾經,他就被一個老太太在田間吼的兩嗓子直接打動了。時隔多年,陳偉倫依然記得他曾在一個侗族村落里見到的一幕:一個侗族女孩坐在地頭上哭,哭著哭著唱起了一首歌。“太悲傷了,太動人了。”陳偉倫說,“聽不懂她在唱什么,后來旁邊的朋友說這個姑娘是在家里受了委屈,被婆婆罵了,所以來田間哭一哭,鬧一鬧。”

陳偉倫在用小號進行錄音

這樣的場景之所以能給陳偉倫留下深刻印象,是因為他發現自己在實踐多起來之后,更愿意找尋身邊那些能夠打動人的音樂元素,從而“讓自己更開放”。近幾年,音樂市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也正是陳偉倫所面臨的一個問題:面對新的沖擊,如何在了解受眾音樂喜好的同時堅持自己。“因為我不單是一個歌手,還是一個音樂制作人。既要做自己,也要了解所有的東西。”陳偉倫說。

當下的音樂市場更多是以音樂作品所能帶來的流量為先導的,公眾聽音樂的方式與幾年前相比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在流量為先導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很多音樂愛好者喜歡用文藝網站帶有“電臺功能”的“私人頻道”為自己推薦音樂。在眾多的音樂和歌曲作品中,“電臺”根據聽眾之前點擊的“喜歡”或者“不喜歡”的情況為聽眾推薦與其喜歡的作品風格相似的作品。陳偉倫說,雖然自己不知道現在的音樂平臺中與此類似的推薦機制是什么,但是現在他再聽到的作品與之前的相比,確實少了很多當年偶然與一首歌或者一段音樂相遇的驚喜。

流量為先的引導方式使得公眾暴露出的審美趣味越發趨同,也使得聽眾的關注方向發生了轉變。采訪中,陳偉倫偶然說起自己剛看過的英國著名搖滾樂隊皇后樂隊的傳記電影《波西米亞狂想曲》,不禁感慨:“當時那種‘我們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做自己’的搖滾精神真的特別厲害。”

這部電影能夠打動陳偉倫不是沒有原因的。電影中,皇后樂隊初次發行與之前其他搖滾歌曲風格迥異的單曲《波西米亞狂想曲》時不但不被唱片公司看好,更被各大媒體批評得幾乎一無是處。然而時過境遷,幾年之后這首歌曲再度發行時,卻登頂各大榜單。也許,在某種程度上,這樣的先例能夠給很多當下正在蟄伏的音樂形態、音樂作品以寬慰。

由樂隊創作出的音樂作品就是一種蟄伏許久的音樂形態。在今年即將錄制的音樂節目《中國樂隊》的海選中,陳偉倫就曾經遇到過兩支讓他印象很深的樂隊。其中一支來自天津的樂隊用天津方言演唱,還有一支叫作“把門抵住”的川渝樂隊也讓他印象深刻。陳偉倫說,這支樂隊帶有很濃的地方色彩,但他們沒有用民族樂器,而是把很多好玩的、當地的東西吸收到作品中,包括方言、舞蹈等等。“他們覺得搞這個東西很輕松,把身邊的東西用音樂、用樂隊的方式表達出來,就這么簡單,但聽得多了,反而特別有意思。”陳偉倫說。

這支樂隊之所以能打動陳偉倫,正是因為他們身上帶有的很濃厚的地方色彩,而把“地方”這個概念推而廣之,便可以由此了解陳偉倫心中“中國音樂”的概念。在他看來,中國音樂應該有自己的特質,不是表象化的某種樂器或者某種風格,而是把符合中國文化特色的元素融入進音樂里面。陳偉倫認為,中國獨有的知識體系下,音樂應該更重由意象到意境的描繪,這是一種東方人與生俱來的內斂的表現方式。也許,這也是陳偉倫選擇“新樂府”、選擇宋詞的原因。

在陳偉倫的很多作品和現場表演中,他都會融入小號或者富魯格號,這是他很早就會的樂器,對此,陳偉倫的解釋是:“最早不好意思唱歌的時候就吹小號,小號最接近人聲。”

(原標題:歌以詠志唱宋詞)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袁新雨

流程編輯:TF017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北京时时彩的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时时彩每天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02468=345 北京时时彩5星平刷 北京时时彩怎么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公式 pc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规律时间表 北京时时彩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查询表 北京时时彩官方 如何买北京时时彩 北京时时彩赛车公式 北京时时彩具体玩法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彩经